0109_a3565

“元驰或许有他自己的想法,”明纵长老接过旧册子,又看向明思究手里的那本,“你手上这本是《混天炉》吧。”

明思究反手将册子背到身后,问道:“你确定要让他们两个练《混天炉》,这本功法藏在废功的分类中,明显不是条正路。”

明纵长老让开位置,朝芸幽和郑治松努了努嘴,回答道:“你可以自己问,看他们是否愿意修炼这个。”

明思究看向芸幽和郑治松,两人的目光是如此坚决,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她叹道:“哎,既然你们愿意走这条路,那我也不好阻拦。”

她举起《混天炉》晃了晃,并没有递给明纵:“既然我是你们的师傅,这门功法就由我来教授。我会在问天峰给安排好住处,你们就在那里修炼。”

明纵急忙劝道:“没那么简单,他们还要先服用丹药才行,修炼《混天炉》的同时,还得学炼体的功法,这教授的事……”

明思究眼睛瞪了过去:“怎么?你刚才不是同意我参加这出戏吗?”

“这不是……”

“元驰说过的方法,你可以写下来,我会照着做的。”明思究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你还要带郑秋去大荒孤城呢,得早做准备才是。”

明纵耸耸肩感到无奈,在明思究面前,他说什么都占不到上风,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妥协。

于是明纵把芸幽和郑治松交给了明思究,自己带着《登天途》回芳草峰,离开问天阁之前,他还向明思究再三叮嘱,要她别再告诉其他人。

极品美女 美少女的清纯逆袭

明思究却回答他,宗主早已告知过各位长老,要所有人都忘记郑秋的存在,只是宗主当时没说是什么原因,长老们不清楚具体缘由而已。

回到芳草峰,明纵师傅开始着手准备去大荒孤城的事。

首先,他要将徒弟身上的伤治好,然后要用秘法,将徒弟之前的记忆封住。

治伤不是难事,郑秋体内有“木灵”存在。

这才过去两天,他焦黑的手臂就已经开始蜕皮,生出粉白色的新肉,就算加上乘坐天舟的时间,也不过四天而已。

但和治伤相比,封印记忆就是个难上千百倍的细致活。

明纵师傅找来一块两丈见方的巨大木板,用雕刀在上面仔细刻出咒纹,咒纹繁复、密集,让人眼花缭乱,乍一看有起码有上百个之多。

这些咒纹一直延伸到木板边缘,然后在边缘处,与木板上开出的半寸小槽相连接。

小槽有二十个,明纵师傅在每个小槽边,都点起用忘忧果制作的忘忧熏香。

熏香燃出的烟气用细铜管引导,流入小槽中,沿着刻画的咒纹,将整块木板填满。

除了这些,明纵师傅还调制了满满一玉坛的药水。调制这些药水,整整花了他五天的时间。

先要将数十种药材分别熬煮,熬煮出的药汁必须经过过滤、浓缩,装入不同的玉瓶中。

接着要用这些药汁,与无根水混合,调配出定神的药水,其中的比例非常关键,不能有一滴出入。

若是定神效果差,会导致封印记忆的过程中封印效果太强,郑秋可能需要十来年才能恢复记忆。

但定神的效果太强也不行,那会造成封印记忆失败,郑秋醒来依然什么都记得。

将定神药水配好的那天,明纵师傅抱起郑秋,让他平躺在木板中央。

然后用特制的木架,托起一只玉制漏斗,把调配好的药水倒入漏斗中。

漏斗的口很小,每过半个时辰,才有一滴药水落下,滴在郑秋的额头上。

定神的过程需要七天时间,七天后,才能进行封印记忆的最后一步。

在这七天中,明纵师傅日夜守候在木板边,补充漏斗中的药水,检查木板咒纹中,烟气填满的情况。

每天中午,他还会给郑秋喂一粒丹粮,补充体力,让徒弟的身体维持在气血饱满的状态。

空余的时间,他就翻看元驰长老所说的《登天途》,琢磨字句的含义。

这本笔记中字句书写的方式,和木梅花在石碑上书写的方式不同。

石碑上的字句是完打碎、胡乱拼凑的,但并未在字句上做掩饰,只要将字句正确的串连起来,就能读出石碑的内容。

但这本笔记不一样,笔记的字句非常有规律,字迹也很工整,每一页描述的内容都十分清楚,是诉说云袖秀美的诗句与文章。

如果不是元驰长老再三告诉明纵,这本笔记里藏有秘密,他绝不会往这个方面进行思考。

阅读了三天后,他终于发现了字句中的蹊跷之处。

整本笔记中,连绵的山峰都用“山川”两个字来称呼,这明显是书写者的习惯。

但在有些句子中,“山川”的川字被“脉”字所替换,甚至有用“气”字替代的,这些词语有种别扭的感觉。

明纵师傅用空白的册子,将这些感觉别扭的词语记录下来。

在这些记录下来的词句中,他拼出了元驰长老所说的那句话:“岁月本无情,问道探长生。”

但这些记录出的词数量太少,远远不足以拼成段落,应该有其他的词或暗语,藏在笔记当中。

明纵师傅叹了口气,像这样一个词一个词往外挑,想了解大概内容,也得花费数年的时间。

眼看七天就要到了,封印徒弟的记忆后,他就要赶去大荒孤城,实在不方便带上这本笔记。还是先交给芸幽和郑治松,让他们把剩下的内容慢慢破解吧。

转眼到了第七天,明纵师傅开始进行封印记忆最后的步骤。

他盘腿坐到郑秋头顶方向,缓缓运转功法,身上的土黄色光雾变成波动的光焰,又变成刺眼的耀光,然后耀光一收,双手的手背,浮现出脉络般的土黄色光丝。

接着光丝也消失了,明纵师傅的眉心亮起一点光斑。

土黄色的光斑并不刺目,但看这光斑,让人不由对明纵心生敬畏,好像他是天地间威严的巨人。

明纵师傅抬起手,伸出食指在眉心的光斑点了一下,光斑好似染料,让指尖也多了一点亮光。

他缓缓放下手臂,将指尖的亮光,点在郑秋头顶的百会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