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贷款app官方版入口

古代剑柄(未知)

武器威力:无

装备需求:力量10

力量+1

形态未完成

只余下剑柄的剑,无法根据其粗糙的构成判断它曾经的形态和威力,如果能够复原的话,或许就能找回这柄古代的剑曾经具有的力量。

“……你确定你只要这个东西么?”

视线在格德迈恩手中握着的剑柄表面停留了片刻,披着灰色魔法袍的段青脸上的表情都变得迟疑了几分:“这东西一看就毫无作用呢。”

“你们这就不懂了。”没有如同其他人脸上所表现出的那么失望,格德迈恩拍着自己胸脯的模样看上去非常自信:“越是在这种古代遗物堆里面发现的未完成品,其拥有的价值就会越高,这柄剑未完成的状态就已经与其他的东西位列同一价值的范围内了,要是完成了岂不是无敌了么?”

“前提是你真的能完成。”抢过对方手中的剑柄摆弄了一阵,朝日东升一脸不屑地将东西丢还到了大盾战士的手中:“别说是任务了,连提示都没有给出一个,你要跑到哪里去修复去?”

“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这些东西里面适合我用的也不多,与其挑选那些我现在用不上的,还不如给我自己一次押注的机会呢。”

“原来你也是一个赌徒啊。”

薄嘴唇美女紫色吊带裙秀天鹅颈气质优雅写真图片

有些无奈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段青随后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一旁的雪灵幻冰身上:“而且赌得好像比我们所有人都要大呢。”

“既然是本人的意愿,我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被段青望着的雪灵幻冰一脸淡然地回答道:“将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非常希望能够见到这个剑柄恢复成原样之后的威力呢。”

“机遇都是靠自己争取的,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没有再向手中的剑柄投注更多的注意力,将其收起到腰间的格德迈恩一脸无谓地回答道:“等我的战法和实力完成型之后,我一定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

“哈,别做梦了。”一旁抱着双臂的朝日东升脸上的不屑表情此时也变得更加明显:“代表着盾战士最高水平的苍云壁垒,也从来没有用过像你这样的斗盾打法,难道你觉得就凭你现在的这副样子,最后能够超越那位‘一夫当关’不成……唔。”

“你们是不是都选完了?”

似乎是刚刚才发现了某样宝贝,将手中巨斧丢到一边的他随后伸手将物品堆里面的一副护腕迅速抄了出来:“要是你们不介意的话——”

“这东西就归我了啊。”

鬼王护腕(史诗)

防御能力:弱

装备需求:力量20,敏捷10

力量+3

鬼王的无尽之力:15

装备特效:不屈之心。凶恶的力量在体内积蓄,激发使用者的最后一分潜能,每当使用者的体力耗尽,使用者的力量就会增加20,持续时间8秒。

装备技能:鬼王之护。聚集隐藏的凶恶力量,为使用者张开力场护盾,减少使用者所承受伤害的20,持续时间20秒。冷却时间3分钟。

蕴含着恐怖力量的护腕,使用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暗黑素材所打造,虽然材料的成分和用途不明,但每一个看到它的人还是能非常轻易地从中闻到仿佛尸山血海一般的地狱味道。

屠一百人是为鬼,屠一万人是为雄——从冒险时代开始,无数追求力量的冒险者都走向了成为强者的这条鬼雄一般的道路,而其中真正成为英雄的人寥寥无几,大多数都成为了被后人称之为“恶鬼”的存在。

“你怕不是早就已经盯上了这件装备了吧?”

望着朝日东升捧着这对护腕爱不释手的模样,这一次轮到了格德迈恩换上了鄙视了眼神:“之前还说了那么多漂亮话,到了最后不还是下手比别人都快?”

“干,干嘛?我就是刚刚看到了这副护腕,不行么?”双手一缩的朝日东升瞪着眼睛望着其余人等:“而且你看这幅护腕的效果,虽然属性加成很弱,但是特效简直惊人,惊人啊!”

“我知道你现在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但是这个护腕的特效触发或许没有你所想象的美好。”抱起了自己的双臂,段青斜着眼睛望着对方的脸:“强行限制自己的体力作战,无论是对战斗节奏还是对战斗极限的把控都是非常难以掌握的。”

“没关系没关系,我就是喜欢这种力量堆叠的快乐。”笑着摆了摆自己的手,朝日东升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自己的双手之间:“而且你们看,我这双手腕不还是一直空着的么?你们忍心看着它们如此寂寞吗?”

“谁的手腕上不是空着的啊。”无奈地嘀咕出了这句话,段青的目光随后也落在了一旁半晌都没有说话的雪灵幻冰身上:“比如我们家团长,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一身新手服装的样子……喂。”

“难道你就不打算挑一件合适的装备么?”

他随后指了指中间,稍微拔高了一点的声音随后也将白发女子从略显出神的状态中唤了回来:“你还打算在这身新手服的状态里待上多久?”

“这里又没有适合我的装备,不选也无所谓。”微微低了低自己的头,沉默了片刻的雪灵幻冰最终还是摆手回答道:“况且我已经在先前的地下把我最想要的东西拿到手了,其余的这些,就充作是我们冒险团的公共财产吧。”

“怎么,难道你还想搞一套奖惩制度不成?”来自段青的声音随后也变得无奈了起来:“我倒不是不支持你将这个小小的冒险团发展壮大,但无论是眼前的这个形势还是我们今后可能面对的形势,恐怕都不是我们区区这几个人能够扛住的——”

“外面的情况,凝兰刚才不是也已经告诉过你了么?”

抱起了自己的双臂,打断了段青话音的雪灵幻冰脸色也开始变得冷然:“拜某位一直在背后默默为你铸就环境的小姐所赐,你的翻身出头之日说不定已经不远了呢。”

“我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面对众人齐齐递过来的视线,灰袍的魔法师一时之间没有了自己的声音,直到不断吹过铁皮车厢四周的呼啸海风变得愈发尖锐,他才将自己嘴角处不由自主露出的那抹苦笑收了起来:“即使是到了那个时候,属于我的那个时代也早就已经过去了,新的联盟理应由那些如同新星一般的年轻人来主宰,没有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插手的余地……”

“老家伙?难道你已经很老了吗?”回答他的则是雪灵幻冰一脸气愤的表情:“不要总是摆出那副倚老卖老的模样出来,你和上一辈无恶不作的那些老家伙们相比还差得远呢!而且这可与时代什么的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让你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太阳之下!”

“新的联盟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难道你还没有觉悟吗?”她敲打了一阵段青的额头,陡然凑近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湛然与明亮的意味:“就算你没有了曾经的那份斗争的心气,至少你也应该重拾继续站起的勇气吧!”

“你身边的朋友们,还都等着与你在阳光之下相见呢!”

白发女子的话音越来越大,最后甚至变成了如同宣告一般的呐喊,罕有的激动之色也在这个过程中迅速占据了雪灵幻冰的双眸,仿佛想要将自己的部不甘与愤愤不平在这个时刻统统呐喊出来。坐落在这列车厢四周的几道身影也随着她的这些呐喊而陷入了更为深沉的一段沉默,就连一直乖巧坐在段青身边的暗语凝兰此时也用低下头来的动作掩藏起了自己的面容,淡淡的震动感觉随后却是取代了被围拢在中间的这位灰袍魔法师正欲说出的话,同时也将几个人围拢在一起的身躯同时摇晃到了一边:“怎,怎么回事?”

“有敌人袭击吗?快做好战斗准备!”

“敌人在哪儿?是不是之前那条大鱼的祖宗来找麻烦了?”

“不,不对,这是——”

在摇晃的感觉中抬头望了一眼车厢之外,属于段青的身影陡然朝着自己身后魔法动力装置所在的方向跑去:“大家抓稳!要停车了!”

轰隆!

魔法的轰鸣声音随着段青这句话音的落下而开始在车厢内部不断响起,与之相伴的还有愈发强烈的震动中陡然出现的一记爆响,强大的力量与金属车厢相撞之后所发出的摩擦声音随后也充斥在了车厢的右侧,将在场几位刚刚想要爬起的玩家身影统统震倒到了车厢左边的方向。倾斜的感觉伴随着这一道巨响的浮起而在段青等人所在的这片空间内出现了一瞬,然后又随着一连串火花的出现而重新恢复了原本的平衡感觉,来自后方的魔法波动随后也伴随着段青的一声大喊而化作无形的能量,将原本想要向另一边倾斜的车厢如同快要翻倒的油瓶一样重新扶正了过来:“连续施法——”

“岩石长城!”

一连串的火星伴随着段青这道大喊的出现而出现在了车厢的另一侧,带着无数魔法凝聚而成的岩石须臾间由车窗外不断向后飞掠消失,由之前散发出魔法波动的动力装置所带来的减速效果随后也在由岩石所形成的城墙阻挡下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将整座正在摇晃不稳的列车强行停了下来:“……呼,总算是稳住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用力地揉着自己被左右乱撞了半天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的朝日东升率先发出了自己的呼痛声:“真的有敌人来袭么?”

“没有敌人,只是……我们的车差点翻倒了。”属于段青的声音随后在响起在同样正在缓慢爬起的几人耳边:“要不是因为某位队友相助,我们现在说不定已经体丢到海里去喂鱼了呢。”

顺着段青此时指向的那个方向,几个人的目光齐齐地望向了车厢的右后方,由先前的沉重碰撞所刮出的一系列摩擦的痕迹此时也正沿着一条弯转的弧线,向着这列已经停下的车厢刚刚行驶过的后方延伸而去。碎石逐渐向下落去的景象此时也正在刚刚发生了“车祸”的方向显现,与之相伴的还有一名漂浮在那个方向不远处的某位黄金龙族缓慢放下手臂的身影,白皙的手掌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她随后冷冷地看了一眼这道瞩目的痕迹,然后朝着段青等人停下的方向漂浮了过来:“总算是赶上了呢。”

“这,这是——”

仔细地观察了一阵那些看上去歪歪扭扭的凌乱痕迹,格德迈恩用力地擦了擦自己头上的冷汗:“列车脱轨了?方向偏了?刚才差一点开到海里去?”

“是芙拉小姐帮我们从悬崖边推了回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属于段青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海风与阳光相互交织的车厢外:“像刚才那种我们员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大概也只有芙拉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事情了吧。”

“你还好意思说!这一切都是你的责任!”急忙跳下了列车的窗口,雪灵幻冰三两步跑到了段青的身边:“是谁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列车不会跑偏来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车轨’出现了问题。”

用魔力组成的护罩抵御着来自海风中的元素腐蚀,蹲下身来的段青随后开始检查起了脚下的大桥桥面:“原本这座奇迹之桥的表面存在着一条笔直向前的魔法回路,应该是和这座大桥一同设计出来的,我之前所设定的悬浮法阵也是追踪着这些现成的魔法回路,所以才能保证前进的方向不会出现差错。”

“但是这些回路好像已经不见了。”他闭着眼睛感应了一阵,然后朝着列车刚刚划破的痕迹方向摇了摇头:“应该是因为年久失修而被切断了吧……不,不仅是切断这么简单,恐怕已经在海风的侵蚀下完破坏殆尽了呢。”

“那,那我们怎么办?”同样跳下了列车,追上前来的其余几名玩家闻声急忙问道:“好不容易才解决了动力问题,结果现在却——”

“先回去吧。”搓了搓自己有些受冷的手臂,抬起头来的段青在一段时间的皱眉思索之后缓缓回过了头:“本来也没打算能够一帆风顺的持续前进下去。”

“到了这个地步,看来也只能靠我们自己来想些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