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adczppcom

朗月星稀,外沿中心地带的火堆还在旺盛烧着。

绫清玄站在洞穴之上,遥望过去,移动中的兽人们看上去那般渺小。

风吹过她的发,带起层层薄香。

“您可曾想过,真实与虚幻?”苍老厚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姑娘回眸,冷眸中倒印出巫医那看透一切的神色。

“有话直说。”绫清玄侧身面向他。

老者向来比年轻人看得更远,他们对于人生的阅历和见解也不同。

巫医径直盘坐在她面前,叹息一声,“您不属于这个世界,继续停留,能拯救想拯救的,却会以其他生命的献祭为路。”

【宿主,这巫医说话好玄乎啊,他是不是神棍?】zz不太喜欢这人,因为他的出现,zz老是觉得自己和宿主正在被看穿。

不。

任何位面中,会出现主角,反派,配角和炮灰……等,在那些高等位面中,更有超脱者,他们不会被世界规则限制,想怎么过活都可以。

这巫医面相被金光覆盖,虽量少,但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常人所不能到达的境界。

“我救了他,想对的,其他人会遭受磨难?”绫清玄出声,说出心中所想。

海风里的俏皮萌萌

巫医点头,“不经磨难,怎成大事,若处处有护着,他将永远破茧不了。”

他露出和上次一样犹豫的表情,才继续道:“这一生,皆与世人有缘无分,或许放弃,才能回归正轨。”

绫清玄从这些话中,已经知道巫医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她肯继续在位面中穿梭,都是因为封珏。

而且因为封珏,她干涉了太多事,也因为眼里只单单看着他,而忽略了位面中其他人的走向。

继续这样下去,她会从无欲无求,秉着大爱的主神,成为自私的一个凡人。

在巫医的静静等待下,绫清玄冷声道:“那又何如?”

从前的她,本就没有目标的活着。

若封珏能成为她活下去的动力,未尝不可。

巫医重重叹了声气,不想,绫清玄说出令他惊讶的话来。

“所测到的解决灾祸的方法,应当是用我祭天。”

巫医眼神中露出无奈和心虚,“没错。”

消除这个位面的入侵意识,那么降临的灾祸,会使兽人灭绝率大大降低。

他朝绫清玄俯身趴在地上行礼,“我没有资格左右您的选择,该说的我都说了,您一定比我看得更透彻才是。”

绫清玄转过身来,朝不知何时完全漆黑的天色望去。

那琉璃般的眸子轻抬,她柔唇浅吟道:“我自私一回,又如何呢。”

小姑娘娇小的身影仿佛被云雾遮住一样,浅浅散去。

巫医喘了口气,那股气势的压迫感也终于消失。

他重新盘坐,摇了摇头。

……

兽人部落好似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经过星野新定的管理制度后,也没有再出现过重大矛盾。

长矛在跟着星野学习了一段时间后,成功将那些空有蛮力的大象部落的兽人打败。

大象部落的下任首领是他,没有人有异议。

而兔兔的肚子也显现了出来,但她最近疑神疑鬼的,情绪起伏也很是严重。

“虎子,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一想到小黑在外面会被别的雌性勾搭,我就寝食难安,心里烦躁得不行。”

兔兔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萝卜,往日里娇嫩的小脸,现在看起来异常憔悴。

绫清玄做了些毛笔,正和熊大娘一起放在外边晒。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部落里现在怀孕的雌性还不少,经过兔兔的宣传之后,他们恨不得将绫清玄拉进自己的洞穴里,一日四五次跟她讨教。

但绫清玄自己就是个不孕的,她能有啥建议。

兔兔小脸微皱,“我也记不清了,从我刚怀开始?”

她是想无条件信任小黑的,但每天围在他身边的雌性实在太多了。

“虎子,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绫清玄一脸正经,“他出门的时候,就睡觉。”

睡着了还胡思乱想什么。

兔兔苦着脸,“可我有时候还会做到类似的梦。”

绫清玄:“……”

小姑娘拿着灵剑,将大胖萝卜削成了两只小兔叽。

兔兔一看,瞬间开心的拿去玩了。

总得来说,小兔叽还是很好哄的。

“神女,不好了,猩子要生了。”有雌性兽人跑过来喊绫清玄。

绫清玄:???

什么神女,别胡说。

熊大娘作为有生育经验的兽人,和绫清玄一起过去。

不过两人刚赶过去,就听洞穴里传来一声尖叫。

“啊——!”

绫清玄抬眸,从洞穴里飞出一抹黑色气息,她抽出灵剑一瞬划过。

“出什么事了?”熊大娘赶紧进去一看,也是尖叫一声。

绫清玄紧跟其后。

石床上,猩子气若游丝,而充满血腥的另一头,那一团黑色的物体正在蠕动。

这哪是什么孩子,分明是一团不明来历的东西。

冷眸微敛,绫清玄走近。

“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猩子在床上伸着手。

熊大娘和之前在这陪产的兽人惊呼,“猩子,这不是幼兽,不是啊。”

【宿主……】zz看了也连连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绫清玄不为所动,用灵剑挑起那黑色的一层,露出里面的幼兽。

“天呐,里面有孩子!”

陪产雌性喊了一声,却不敢靠近。

绫清玄用旁边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将幼兽包起来。

抱着这幼兽,绫清玄太阳穴隐约刺痛。

她想起了初见封珏的时候。

那时候封珏还处在襁褓中,因为不想过多牵扯,她将他丢到了位面,让他自力更生。

可刚出生的孩子,却是那般脆弱,或许一个用力,就会死亡。

绫清玄微微走神中,孩子便被猩子抱了过去。

猩子朝着绫清玄下跪,“虎子!谢谢,多亏了!”

“今个儿到底是怎么回事……神女!又有雌性要生孩子了。”外头传来喊声。

与此同时,明明是白天,天空却像是被阴霾蒙上一层般,令人压抑,透不过气来。

绫清玄握紧灵剑,朝某个方向看去。

主系统,是在搞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