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746.06kb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封行朗活着,丛刚便也活着。

丛刚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默声的听着“”感觉封行朗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温暖人心!直到……

肌肉男应该是能听得懂英语的,自己在这个简易棚的老大地位被人挑衅了,他当然接受不了;为了确保自己地位的稳固,他必须要狠狠的教训一下挑衅他的新人。

于是,他便朝丛刚挥拳砸了过来!丛刚先将封行朗推离到一米开外,然后一手将苹果踹进自己的衣兜里,一手已经卡扣住了肌肉男挥来拳头的手腕;与此同时,得空的左肘挥打在肌肉男的鼻梁上,右手紧

随其后的卡住了他的喉结,只听到清脆的‘咔嚓’一声。

肌肉男的身材就倒在了离简易棚最近的铁架子床上。非常的顺从且安静。

整个简易棚里鸦雀无声,从未有过的静谧。似乎能听到众人的喘息之声。

“他睡着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自己的床上休息去吧!”

丛刚淡淡一声。他说的是英语,大部分人都能听得懂。

听到丛刚那温文尔雅的提醒声后,众人连吭都没吭一声,立刻做鸟兽散!各爬各床,各睡各觉!听话又乖巧!

他们都是已经被奴役习惯了劳工,肯定保命最要紧。每个简易棚都会有劳工头目,是谁对他们来说都一样。何况这个新来的劳工头子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川北机场边的纯白诱惑

封行朗站在原地默了一会儿,为了表示自己的合群,他也立刻爬上了自己的床。然后侧头看向丛刚,示意他过去,别再惹事生非了。

万一引来看守的雇佣兵,这一屋子的人都免不了一顿打。所以,这也是这群人为什么这么听话的原因。才来了两天,封行朗已经将这里的规矩摸了个门儿清。

丛刚朝封行朗的床位走了过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守着。”

封行朗左右瞄了一眼,然后拖拽着丛刚坐在了床沿上,附身过去在他耳际问道:

“那家伙,该不会……死了吧?”

丛刚朝第一张床上的肌肉男看了一眼,浅声应:“差不多。”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是差不多死了呢?还是差不多活着呢?

“它妈的能不能不惹事?万一把看守的引来了……我们都会把打成马蜂窝的!”封行朗低厉一声。

“有我在,不会!”

丛刚安慰着极度警惕且缺乏安感的封行朗。

“老子听吹牛皮就不爽!老子挨的伤,就是对丛刚的现实打脸!”

‘啪’,一耳光直接甩在了丛刚的脸上,在静悄悄的简易棚里,格外的清脆瘆人。

从封行朗的角度出发,他应该是打丛刚打习惯了。看丛刚吹牛他就来气。

感觉气氛有点儿不太对劲,封行朗也没再继续跟丛刚争吵什么;便憋着心头的怒火躺在板床上等着五颂他们的到来。

丛刚也没再多说什么,替封行朗将那条脏兮兮的被子盖在了身上。然后静坐在床边看着他。

就这样静谧了十来分钟,封行朗有些不耐烦了;时不时的朝着门口张望着,侧耳细听有可能的异样动静。可简易棚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

当封行朗听到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后,立刻将坐在床沿上的丛刚按在了床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丛刚差点儿直接宕机。

随后,简易棚里的灯便熄灭了;两三个拿着手电筒的人走了进来。在每个床位上扫了一遍之后,便又都出去了。应该是劳工们睡觉之前的查房。

被封行朗压着的丛刚,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虫子,五颂他们怎么还没来?它妈就没给他们留点儿线索吗?”

封行朗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在这种鬼地方多呆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

“就快来了,先休息吧。”

丛刚安慰着不安的封行朗,“我在呢。要死先死我。”

“为什么不辞而别?是我的奴隶,老子同意走了吗?谁给的胆子?”

借着窗外的灯光,丛刚静静的看着封行朗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近到不能再近的距离……因为丛刚的脸感受到了封行朗口中的飞沫。

“的确是我错了……好好想想怎么处置我吧!用上最解气的方式!”

丛刚哑着声。几乎只是口型。也只有离他最近的封行朗才能听到。

“放心,这回不会让失望的。”

封行朗又嘀咕了几句,再然后就伏在了丛刚的胸膛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从菲恩那里定制的安神微针就是这么的好用——温和且无毒副作用。

在昏暗潮湿且气味浑浊的简易棚里,丛刚就这么静默无声着。无比的安宁。因为他的怀中,安睡着他的一世界。

但这样的恶劣环境,显然不适合封行朗休息养伤。但要离开这里,还需要做一些前期的工作。

大概一个小时后,一个幽影悄然的飘了进来。唯一察觉的,只有丛刚。

‘呼……’有节奏的三声轻吁,听起来像是平常人的呼吸声,可落在幽影的耳朵里,那却是一种信号。

“师傅,也在?我义父……”幽影立刻朝发声的床位飘了过来。

是封十五。

“嘘。”丛刚立刻阻止,然后轻轻的打开了胸前的薄毯,露出了正打着微鼾的封行朗。

只是一个眼神,封十五立刻会意。三分钟后,简易棚里的其它人,便都处于了深度睡梦之中。

“师傅,我义父伤得如何?”封十五蹲身询问。

“不轻。”

丛刚将薄毯重新盖回了封行朗的身上,“义父是个好面子的人,他应该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如此狼狈的模样。”

“我懂。”封十五点头。

“跟五颂先去把那些兵痞子处理掉,然后找辆车停在门口。准备个干净的被子送过来。留下,让其他人都撤去大使馆。”

“好的师傅。”

一个小时后,当五颂处理完那些兵痞子过来跟封十五汇合时,便看到老大扛着被子从一个简易棚里走了出来,健步如飞似的直奔那辆越野车。

真可惜!急赶慢赶的,还是没能看到封行朗是怎么当劳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