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_a5188

林子柔又被套路了,好像改成‘老婆’这个备注是她逼着该的。

和无耻的人不能多说,因为你不知道还有什么套路等着你呢,所以,林子柔直接在自己的手机上给刘剑锋也做了备注,预料之中的‘臭流氓’,编辑完还给刘剑锋看了看。

“我警告你啊,晚上的宴会都是一些本地名流和企业家出席,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场合,对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会很有帮助,你到时候别给我嘚瑟。”林子柔警告道:“尤其你这碎嘴,千万给我管住了。”

“呵呵……”刘剑锋轻笑出声。

林子柔光洁饱满的额头上血管跳动了一下,网上聊过天的人都知道,这个‘呵呵’就是聊天终结词,尤其是当自己说了很多话,对方只回一句呵呵的时候,最让人气愤。

“你笑什么?”女总裁发飙道。

刘剑锋笑着解释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刚才那样的嘱咐,感觉就像咱俩刚结婚,当年的春节,我跟你一起回娘家,去各方亲友家拜年,新媳妇总会嘱咐,我舅舅能喝酒,你别傻呵呵的陪他使劲喝,我姑姑爱挑小理,说话一定要谨慎,侄子和侄女的压岁钱你亲自给,显得体面亲和……”

“哎呀我去!”林子柔无奈的双手捂脸,狠狠咬了咬牙,道:“你这家伙真厉害,我不是说你凡是都能扯到男女关系上,而是有时候你对一件事儿的描述,总是能让我产生共鸣,我现在都想回家去见见亲戚朋友了。”

这话顿时让刘剑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明显是想把两人的关系往亲密了说,谁想到把人家说想家了。

不过林子柔喜欢听就好,他立刻凑过去说:“早知道让我参加晚宴去,刚才我就不在食堂吃那么多了,不过你们食堂的厨子真是不错,尤其是做得烧牛肉相当地道,肉质香醇酥软,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咬一口,一丝一丝的,条理分明,鲜嫩至极。

另外他还给我做了一碗拉面,那真是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啊,汤清却香浓,萝卜嫩白,辣椒油红辣,香草和葱花调味,黄亮的面条筋道爽口,吃之前先喝一口热汤,就像一团文火从喉咙直入腹中,一路春香四溢,满腹生香……”

“行了,行了!”林子柔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道:“你牛叉,我服了,说点别的行吗?”

清新的空气诱惑

刘剑锋得意一笑:“这就是语言的魅力,你知道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贵族,你可以不学无术,混吃等死,但有两件事儿必须要精通,第一是聊天,第二是跳舞。

跳舞不用说了,欧洲现在还盛行各种交际舞,是社交必备的,但说话最重要,要大方得体,既让人感觉亲切礼貌,又不是贵族风范,说起来容易其实很难做到,这是一门大学问。”

“嗯,这一点你确实厉害,就是不着调。”林子柔说道。

刘剑锋微微一笑,缓缓走到她身边,这让林子柔顿时有些紧张,刘剑锋却只是虚晃一枪,从她身边走过,来到了那巨大的落地窗边,看向窗外。

只听他低声说道:“看,外面有下雨了,天阴沉沉的,我还记得小时候总是盼着下去,因为特殊的天气会让孩子们觉得,好像不用上学了一样。

而人生最美妙的就是下雨天,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天气清爽甚至有些凉意,而我们什么也不做,就躺在被窝里听着外面的风声雨声,或者两个人裹在一条温暖的毛毯中,坐在窗前看着雨幕冲刷这个世界……”

林子柔出神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沉浸到了他所描述的场景中,懒散的情绪顿时油然而生,恨不得现在就依偎进他怀中,一起看窗外的雨幕。

若不是有电话打进来,林子柔可能真就冲动了。

地下一层研发实验室又出了点小问题,请她过去一趟,林子柔瞬间从意乱情迷的小女人变成了雷厉风行的女强人,站起身瞪了刘剑锋一眼,也没说话,自己急匆匆的走了。

她什么都没说,恰恰最说明问题,首先林子柔没让他滚出去,前提还是她自己也离开了,这说明,她不在的时候,刘剑锋可以留在她的办公室,这可不是单单的信任啊……

刘剑锋立刻坐在了王座上,刚要动手,却见林子柔又回来了,黑着脸警告道:“不许乱翻我的东西,不许再用我的电脑,否则等我回来饶不了你。”

刘剑锋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趴在桌子上,瞬间鼾声响起。

林子柔哼了一声这才走了。

刘剑锋本来是表态自己会老老实实的,但现在这样一趴,还真犯困了,人在饭后本来就容易犯困,那是因为吃饱饭之后血糖升而导致各种因素变化而引起的疲倦感,还有一些精神上等诸多因素,导致了午睡综合征。

总之这就是犯困的时候,但午睡对刘剑锋这样的人来说,从来都是一种奢侈,难得有机会,自然要好好享受一把。

他们这样的人,精神常年处于高度紧张与戒备中,一旦放松下来立刻就能睡着,快速的调节状态和补充体

力。

所以,刘剑锋真的很快就睡着了,一直睡到林子柔回来都没醒,而且还做了个很黄很暴力的梦,结果是从梦中惊醒的。

醒来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对面的林子柔,见她面无表情,甚至还有些愤怒和鄙夷的撇着他,冷冷的问:“刚才是不是做了个梦啊?”

刘剑锋一愣,道:“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梦话了?”

“梦到什么了?”林子柔问道。

“梦到有很多女流氓要非礼我,我抵死不从,拼命反抗……”

“你反抗个屁呀!”林子柔又爆粗口了:“我在门口就听到你喊,下一个……剩下的话我说不出口,总之你就是个流氓!”

刘剑锋一阵苦笑,刚才的梦确实挺刺激的,大战群雌,十八般武艺尽情施展。

看着林子柔鄙视的模样,刘剑锋苦笑道:“你这骂我骂得可没道理啊,总不能因为一个梦就评判我的人品吧,再者说,梦都是反的。”

“对,梦是反的,你刚才说梦到有很多女人非礼你,那反过来就是你想非礼很多女人呗?”林子柔问。

“梦都是假的。”刘剑锋说道。

“对,梦里是假的,在生活中你都玩真的。”林子柔说。

这次轮到刘剑锋无语了,看着伶牙俐齿的林子柔,说明实战是最好的学习方式,这林子柔原来拙嘴笨腮的一根筋,这才半天功夫就成长为两头堵了。

林子柔自己也感觉到了成长,她记得大学时候有个室友,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但却有个很帅气的男朋友,可她总是对男朋友呼来喝去,那时候林子柔还很不理解。

但现在看来,尤其是把刘剑锋这种人骂到无言,怼到无语,看他吃瘪,让他听话,这感觉确实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

而且在婚姻生活中,什么相敬如宾,彼此尊重,平等相处的话都是扯淡,都是美好的期盼,在真正的生活中,就是一个人领导,一个人被领导,而且现在很多年轻的家庭都是女人说的算。

这样的关系是在恋爱中就建立起来的,女人用各种刁蛮,任性,无理取闹,持续不断的试探,磨合自己的男人,当男人习惯了让步和妥协的时候,就可以嫁给他了。

“去去去,闪开,这位置让你坐一会就算了,还想霸着不走吗?”林子柔强势而霸道的说:“出门告诉小颖,去客户部给我拿最新产品的客户订单信息,然后你去规划部给我拿他们的建厂规划书,然后通知财务总监来我这儿一趟,哦,再给我冲杯咖啡。”

林子柔干脆利落的一系列安排听得刘剑锋一阵头大,他弱弱的说:“我是保镖。”

“兼跑腿。”林子柔定性道。

“还奸啥?”刘剑锋问。

“快滚。”林子柔霸气的说,她现在算是大彻大悟了,男人对女人,不管说什么,都无外乎是想讨好你,调戏你,进而占有你,尽管刘剑锋说的话往往标新立异,但万变不离其宗,而女人对男人始终有先天优势,只要坚守本心,不被干扰,就能尽情的发挥优势,比如现在。

看着刘剑锋灰溜溜的走了,林子柔宛如得胜的将军般骄傲,好像终于找到了对付刘剑锋的办法,可她却忽略了一点。

当女人开始绞尽脑汁,利用优势对付一个男人的时候,说明她们内心已经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极大的好感,是在将这个男人朝着老公方面打造,是为了以后夫妻生活铺路,否则不相干的男人直接无视就行了。

而刘剑锋被她指使也无所谓,总要让女人尝到甜头,才会继续深入交往下去。

而且刘剑锋发现,无论到哪个部门,大家对他的态度基本上都和总裁亲临差不多,自然也听到了一些关他与林子柔的传言,林子柔以为是他散布了,但刘剑锋知道,这一定是黄美怡的杰作。

黄美怡在故意帮他们造势,让大家都知道他们俩是一对儿,只有林子柔真的和刘剑锋在一起了,她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而刘剑锋自然是乐见其成。

刘剑锋办完了林子柔交代的事儿,去吸烟区抽根烟,偷听别人聊他与林子柔的八卦,现在已经越穿越很了,特别是关于他的传闻,已经从某国的皇室,变成了某小国的国王了。

只可惜,国王还得给林子柔跑腿。

抽完烟回来之后,林子柔正和几大部门的主管商量着业务:“关于新品研发的进展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完可以进行量产了,可我们在本市的工厂还在建设中,还不能投入生产,如果回总部工厂生产,又要面临长途物流运输问题,会极大的增加我们的成本,降低利润。

所以我想先在本市租借一件设施完善的工厂,刚才我查了一下,发现锦绣公司旗下的本华制造厂就符合我们的标准,正好他们经营不善处于停产期间,所以我需要你们去与锦绣公司沟通一下,暂时租用他们的工厂。

另外,今晚我要出席的宴会也会遇到锦绣公

司的总经理江山,我们双管齐下,比一比看看谁能先谈妥。”

林子柔的一番安排,让员工们笑呵呵的离去了,一个公司想要发展,时时刻刻都要保持竞争力,总裁和员工打赌确实是个不错的管理方式。

而这对刘剑锋来说也是个好消息,锦绣公司,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