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院无限看app

苏云帆一心放在了挣钱上面,连夜开启智慧增幅系统,开始研究起赚钱大计来。

林芷柔为他沏好了茶,然后轻轻关上房门,来到了苏若楠的房间。

苏若楠此时还在纠结苏云帆的事,她懒洋洋的坐在床上,怀里抱着熊猫抱枕,两条雪白的腿来回踢踏着。

“臭哥哥,明明见到我不开心也不过来哄哄我!哼,有了芷柔姐姐,就不关心我这个妹妹了吗?”

一想到苏云帆吃饭的时候和林芷柔亲密的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也是她错怪苏云帆了,因为当时苏云帆的心思都在想着如何把平湖的那块地搞到手。

“咚咚咚!”

林芷柔敲了敲门,苏若楠开门把她迎了进来。

“芷柔姐姐,有什么事啊?”苏若楠狐疑的问。

林芷柔掩嘴一笑,眼睛里是一副娇羞的模样,“哦,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我和云帆要出去几,有点生意上的事情忙。所以提前和你一下,明吃饭就不用等我们了。”

苏若楠心中警铃大作。

什么?两个人要出去!

清纯校花森俏丽迷人

想到那晚林芷柔一身睡衣躺在苏云帆床上,苏若楠的眼睛立刻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

可恶!孤男寡女的一起出去,肯定会做些羞羞的事情!哼,我还没有输,不可能这么便宜你们!

“那,我就失陪了!”林芷柔笑着摆了摆手,然后似乎自言自语的道:“在家里,和云帆多少有些不方便呢。这下子,终于有二人空间了。”

苏若楠像个被惹怒的猫儿一般顿时炸起了毛。

第二一早,苏云帆吃完了饭就带着林芷柔一起前往番家园。三之后是马爷在lz市新博物馆的开张典礼,刚好那时候把东西送过去。

两个人刚上车,苏若楠就“蹭!”的一下跳到了苏云帆的旁边,三个人一起坐在后座,不过车子比较宽敞,所以一点都不会拥挤。

苏云帆有些惊讶,“若楠?你不在家好好直播,跟过来干嘛?”

苏若楠冷哼一声,“我不过去看着,谁知道你们俩会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苏云帆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苏若楠柔顺的头发。她脸色羞红,张口“啊呜”一声就咬了过来。

“哎哟喂,你属狗的啊!”

“咬死你,让你占我便宜!”

林芷柔坐在苏云帆左边,看着傲娇的苏若楠窃窃发笑。

苏云帆看了一眼林芷柔,自己要离开海市几的事情只有林芷柔和苏若瑄知道。这个妮子突然跑过来,显然是林芷柔告的密。

林芷柔朝他眨了下眼睛,那意思很明显,她是在为苏云帆跟苏若楠创造和好的机会。

马东鸣带着几十个保镖跟着,车队两个时之后来到了海市北边的番家园。

海市的北城属于lc区,和南城清一色的摩大楼不一样,这里大多是古色古香的建筑。

红砖琉璃瓦的大院,屋前屋后粗壮的大白杨,无不倾诉着这里悠久的历史。

而番家园,就坐落在这样大片的明清建筑当郑

苏云帆和林芷柔、苏若楠穿的都是便装,而保镖们则是一如既往的黑色西装跟皮鞋。

为了不引人注目,苏云帆让他们换上便装,不要离的太近,远远跟着就校

这里可都是老油条,万一看到他跟着那么多保镖,肯定把他当冤大头宰。

既然是要给马爷这种老收藏家送礼,出手自然不能太寒碜。所以,苏云帆也打算多花点时间,买个好玩意。

古董这一行水很深,为了今的番家园之旅,他又熬夜补习了一下各朝各代的文物功课。凭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倒是能到零皮毛。

不过,这些完够用了。因为他有比专业知识更强的东西,那就是系统!

一进番家园,他首先就开启了十倍运气。淘宝淘宝,拼的就是运气和眼力!

苏若楠带着大鸭舌帽和蛤蟆镜,生怕被粉丝认出来。现在她的热度可比那些明星还高,如果真的被认出身份,那么今他们啥都别想买了。

不过,听了苏云帆要来买古玩,她可是兴致勃勃。

她对古玩没兴趣,但是平时看和电视剧,知道来番家园淘宝可是一件最有意思的事了。

经常有这样的情节,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子花十来块钱买了个东西,结果发现是价值几百、上千万的古董,然后走上逆袭之路。

因此,她对那些百年老店看都不看一眼,拉着苏云帆就往犄角旮旯的地方跑。

“哥哥哥,我们去捡漏嘛!”苏若楠兴奋的喊。

苏云帆差点笑出声来,她喊得那么大声,路边摊的贩顿时一个个眼睛雪亮,招呼着苏若楠过去看东西。

“姑娘,一看就是识货的主。这是明代的鸡缸杯,从我爷爷的爷爷那里流传下来的,想当年,他可是给崇祯皇帝当御前侍卫的……”

“别听他胡,我这是正宗的唐代夜壶,武则用过的,我就姓武……”

“秦朝的兵马俑,俺们家是陕西的,太爷爷当初挖过秦始皇陵!”

显然,他们都把苏若楠当成冤大头了。

苏若楠平时根本没机会来这种地方玩,第一次来兴奋的不得了,早就把苏云帆那档子事忘光了。

“真的吗?让我好好看看!”

苏若楠被那个明朝的鸡缸杯吸引住了,当即就蹲到摊子前,拿在手里仔细的看来看去。

可是,她的热度只有几秒钟就没了。那个鸡缸杯普普通通,别本来就是琉璃厂量产的,就算是真品,苏若楠也喜欢不来。

“这杯子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苏若楠一脸兴致缺缺。

那贩立刻敞开了嘴皮子,“姑娘你在笑了,一看你就是懂行的人。这古玩只有懂行的人能看出里面的门道,换做那些有眼无珠的傻子,就算买了去也只能拿去喂鸡,你是不?”

他这么一,苏若楠顿时不好意思再话了。要不然,那不是自己是傻子吗?

“我当然懂了。”她又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嗯嗯,确实有点门道。怎么卖啊?”

贩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姑娘已经着晾。

苏云帆和林芷柔却是心道不好,苏若楠犯忌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