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女成员王在线观看

【 .】,精彩免费!

即便是身怀有孕中的林雪落,那气场还是很霸气的。

感觉就像前来突袭检查两个争风吃醋小嫔妃的皇太后一样。

当然,林雪落也不想有白默这么个巨婴似的儿子!

那得多操心呢!

看到的画面,还是很和谐的。

白默的前妻袁朵朵,现妻水千浓,还有白默跟前妻袁朵朵所生的两个女儿,以及白默本人,五个人正其乐融融的共处一室着。

不但和睦,而且还相当的辣眼睛。

雪落不由自主的就联想到自己跟蓝悠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时,那些糟心的日子!

但本质还是有区别的。

至少蓝悠悠还是大哥封立昕法律上的妻子。同住一个屋檐下,也还有理由说得过去。

但这袁朵朵……

喜欢跳芭蕾的女孩

一个是前妻,一个是现妻……这是要二女共侍一个白默么?

真不知道她袁朵朵究竟是怎么想的!

可别说:那是现妻宅心仁厚,不计丈夫白默照顾受伤的前妻!@^^

袁朵朵已经入院治疗有二十多天了,四肢上的烧烫伤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能下地拄拐短距离的走动,生活也能自理。这也源于她本生过硬的体质。但还有很多的后续治疗。

在看到突然出现的雪落时,袁朵朵要比雪落还要惊讶。

“雪落,先冷静点儿,千万别着急!万万别动了胎气!我挺好的,真好了……”

袁朵朵的第一反应就是:担心雪落着急动了胎气。

要知道:怀孕中的林雪落可是封行朗的心头肉。宝贝得跟什么什么似的。!*!

当然,即便没有身孕,封行朗也是很宝贝妻子林雪落的。

“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操心我呢!”

看到袁朵朵几乎没有完好皮肤的四肢,雪落的鼻间瞬间就酸涩了。

在赶来医院的车里,莫冉冉已经把袁朵朵冒着生命危险救女儿豆豆的事情大概的告诉了雪落。

“雪落……雪落,别难过了,我真的已经好很多了。”

袁朵朵立刻安慰起泪眼婆娑的雪落,“而且大火也没烧到脸,也不算毁容。就四肢上稍为有点儿烧伤,大不了我以后一直穿长衣长裤。”

“嫂子,来了。”白默立刻给雪落让了座。

“诺诺哥哥的妈咪……”

两个小可爱欢快的奔了过来。好久没见着诺诺哥哥和诺诺哥哥的妈咪了,雪落的到来还真让她们欣喜不已。

“慢着点儿扑,悠着点儿抱……诺诺哥哥的妈咪怀着小宝宝,们要小心点儿哦!”

莫冉冉这个陪玩陪护,还是相当敬业的。她轻拦了一下飞奔来的豆豆和芽芽,避免她们直接撞上雪落的肚子。

“小宝宝乖……芽芽姐姐轻轻的,轻轻的。”

两个孩子摊开自己的小手掌心,小心翼翼的抚着雪落的肚子,“小宝宝不说话,它是不是睡着了?”

“嗯,睡着了!它跟们一样乖呢!”

雪落抱了抱两个漂亮的小可爱,每人赏了一个甜甜的吻。

看着袁朵朵双臂那已经开始结痂的烧烫伤,雪落心里就堵得难受。

她一边握过袁朵朵的手,一边朝一旁的白默斜睨了一眼,清冷冷的说道:“白默,来,跟嫂子解释解释:不是标榜豆豆和芽芽是白默的命吗?怎么女儿有难时,这个当爸爸的到是平安无事,而被唾弃成不爱女儿的妈咪,却冒着生命危险救回了自己的孩子呢?”

“……”白默咬了咬嘴巴,没吭声。只是低垂着头。

水千浓即便有心想帮白默说话,但鉴于自己的失职,也没能接雪落的话。

到是袁朵朵……

“雪落,别这么说……我一个当妈的,救自己的孩子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

袁朵朵真不想看到男人难堪,连忙替他辩解:“当时白默额头受了伤,满脸是血,又被警方拦着……”

“行了袁朵朵,就不要圣母心泛滥了!当初也不知道是抛弃了,还扬言说不爱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脑袋长包了才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

雪落要真想数落白默的不是,估计没有个小半天是说不完的。

看到袁朵朵伤成这副模样,雪落也没心情去数落白默什么。

理亏的白默一直垂头沉默着。因为嫂子雪落陈述的的确都是事实。

“朵朵,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雪落轻声微泣了起来,“我看着都替疼……”

“行了雪落,就别哭了!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别又动了胎气!那可是封行朗的命!”

袁朵朵看

着伤心落泪的雪落,反到安慰起她来。

“诺诺哥哥的妈咪,不哭哭……”

芽芽偎依过来,轻轻的环抱着雪落的孕肚,“小宝宝也会伤心的。芽芽也会难过。”

芽芽一直都是个心善的孩子,而且也很喜欢雪落。

“芽芽真乖!”

抱着懂事的芽芽,再看看四肢伤重的袁朵朵,身怀有孕中的雪落特别的多愁善感起来。

抹了一会儿眼泪后,雪落到是冷静了下来。她看向一直默声着的白默和水千浓。

雪落嗅了嗅鼻间的泣意,淡淡的朝白默开口说道:

“白默,带着千浓回去吧。朵朵这里有我照顾呢。”

“啊?照顾?嫂子,您不是在逗我吗?!再说了,即便有这个心,朗哥也会拿刀来砍我的!”

白默瞄了一眼肚子见大的雪落,垂头丧气的说道。他知道嫂子雪落肯定会替袁朵朵打抱不平的。

“白默,这是没明白嫂子的意思呢……”

雪落微微浅叹:“我的意思是想说:跟朵朵已经离婚了,就不要再跟她这般的亲近了!难道就不怕妻子误会吗?”

不等白默和水千浓插话,雪落又继续说道:“即便水老师宅心仁厚、宽怀大度,但一个前夫跟自己的前妻不清不楚的,我都要替水老师打抱不平了!反正我是不容许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哪怕是前妻藕断丝连的!”

不得不说,雪落这样的以退为进,着实犀利了!

现在水千浓已经是白默法律上的正牌妻子了,她也不方便,也没理由对人家正牌妻子说三道四,又或者指手画脚!

什么感情上的小三也好,法律上的小三也罢,在这个现实社会里,都敌不过那张薄薄的纸。

雪落不清楚白默为什么会突然娶了水千浓,无论是为了两个女儿也好,还是真心爱上了水千浓也罢,她都要让白默明白一点:袁朵朵已经跟他离婚了!从法律上讲,跟他这个前夫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了!

可白默似乎并不明白这一点!

感觉他对婚姻儿戏又混沌!

“袁朵朵,不管认不认我这个闺蜜,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既然已经跟白默离婚了,就不要再纠缠他了!!”

雪落只能‘斥责’已经出局的袁朵朵。

“雪落,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被雪落冤枉了的袁朵朵,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还好意思说没有?”

要不是因为袁朵朵受了很凄惨的重伤,或许雪落的话还要比现在难听十倍。

“让一个有妇之夫在医院伺候,成何体统啊?!”

“我让他走的,可他……可他不走……”

袁朵朵微颤的咬住自己的唇,生怕自己哭出声来。

“他不走,不会报警呢?还是对他余情未了啊?!如果需要人照顾,可以找我啊!即便我不方便照顾,我可以请人来照顾的啊!”

见袁朵朵委屈的咬唇,雪落咽回了后半截更为难听的话,温和了不少,“朵朵,已经跟白默离婚了,他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照顾!这是要拆散别人家庭呢!”

“雪落,我真的没有……知道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我袁朵朵再怎么没骨气,也不会去抢别人的丈夫!”

袁朵朵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雪落明明是懂她的,为什么还要说出这番话来羞辱她?!

别人不理解她,她袁朵朵可以不在乎!但雪落可是她可以交心的闺蜜啊!

袁朵朵当然不会明白,雪落是故意这么冤枉她的。

至少这一刻,委屈又伤心中的袁朵朵是明白不了的!

“嫂子,干嘛啊?凶朵朵做什么?是我死皮赖脸要留下照顾她的!要骂就骂我吧!”

白默冲上前来,将哭泣中的袁朵朵径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他真受不了袁朵朵这般伤心的哭泣。

“哎哎哎,白默干什么呢?”

雪落立刻上前阻止,“再这么抱着朵朵,我可要打电话报警说非礼了!”

“嫂子,该不会是怀孩子怀傻了吧?我又没抱,怎么就成非礼了啊?”

白默瞬间就‘机智过人’了,“我知道了,是想陷害我,好让朗哥揍我一顿给袁朵朵出气是不是?”

“白默,我警告:赶紧松开袁朵朵!要不然,可别怪嫂子不念跟朗哥的兄弟之情,打电话报警了!”

雪落呼哧一声就站起身来,那动作到是挺轻松流畅的。

“雪落姐,悠着点儿!怀着孩子呢!”

把一旁的莫冉冉立刻紧张的上前来替雪落护肚子。她真想不通此时此刻雪落的所作所为,究竟在唱哪出戏?这是在为水千浓打抱不平呢?还是替袁朵朵伸张正义呢?还真看不太出来!

“我就不松开!打电话报警吧!”

白默反而将袁朵朵抱得更紧……